7.0

2022-09-01发布:

国产午夜精品视频免费不卡情色聊斋之画皮

精彩内容:

阮晨、劉肇是天台商城的保全人員。說是保全人員,平時的職責不過是穿上制服巡邏,晚上十點其他工作人員全部離開後把門窗全部鎖好,然後在值班室裏一覺睡到早上六點,再負責開門。而天台商城其實也只是一個只有一層的大一點的雜貨店而已,孤零零地立在一大塊空場的中心,雖然地點比較偏僻,不過好在停車方便,所以生意不好也不壞。他們兩個都是附近鄉村裏進城掙錢的民工,今年一個十九,一個十八,因?阮晨身材健美,長得眉清目秀,劉肇身材壯實,長得濃眉大眼,而且辦事負責認真,對人和藹謙虛,所以雙雙得到這份工作。他們一個月基本薪水才幾百塊錢,屬于城市裏最低層貧賤的打工仔,好在管吃管住,鄉村孩子又沒什?花花心思,也頗安份。

這是個夏天特別悶熱的夜晚,攝氏37,而且潮濕悶熱。電視裏說這個城市的電力系統又出故障,一大片住戶用不上電,別說空調,連電風扇都沒有,記者採訪時市民個個叫苦連天,詛咒現任市長早早下台。不過這和阮晨劉肇沒什?關係,他們也不關心現任市長姓字名誰。天台商城裏的電沒問題,打烊後空調和抽濕機照開,他們倆人把所有的門窗都鎖死,在空蕩蕩的巨大的商場大廳裏負責地巡視著睡前的最後一遍,空氣乾燥涼爽,舒服著呢。

?了節省電力,大燈沒有全開。白天人來人往的大廳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格外清靜。阮晨從電器部轉過食品部來到化妝品部,如果沒有異常就要回大廳角落裏的值班室睡覺了。忽然,他看到在化妝品櫃檯裏站著兩個人,背影看不清,似乎在一起研究著陳列的各種化妝品。“什?人”阮晨嚇了一跳,大叫一聲,大廳另一區的劉肇聞聲向這裏跑來。“啊。。。啊。。。”那兩人顯然也被嚇了一跳,開始拼命尖叫,尖叫聲把阮晨又嚇了一跳,兩方說不上誰更害怕。

刷的一聲,跑來的劉肇打開了大廳裏所有的大燈,把大廳照得亮如白晝。這下他們看清了,原來是兩個青春秀麗的十六七歲的小女孩。一個穿白衣服,一個一個穿青衣服。白衣女孩身材高挑,長髮批肩,瓜子臉,雪白的肌膚,濃濃的眉毛,丹鳳眼,筆挺的鼻子,顯得即文靜又健康;青衣女孩身材豐滿,腦後紮著長長的馬尾辮,圓圓的臉,眼睛又黑又大,一說話或者一笑臉上就有兩個深深的酒渦,長相特別甜。不過她們身上的粗布衣服可真夠老氣的,筆筒衫、筆筒褲,起碼過時幾十年了,大概這就是所謂新新人類的反潮流?反正阮晨劉肇是兩個土老冒,不懂也不敢問。“你們是幹什?的?”跑得氣喘籲籲趕來的劉肇問。

“我們。。。我們是附近的住戶。。。”白衣女孩遲疑地答道。“對,我們是住在附近的。”青衣女孩也乾脆地接過。“那你們在這裏幹嘛?”阮晨看兩個女孩不象壞人,放下心來問道。兩個女孩互看一眼,哼哼唧唧一時答不上來。“是不是家裏斷電沒空調,商城打烊的時候留下來沒出去避暑的?”劉肇沒有注意女孩的窘狀,按著自己的思路問。“啊對啦對啦,就是因?這個”,青衣女孩快嘴接上,聲音清脆好聽。“這不行啊”,雖然阮晨心地淳樸,喜歡幫助別人,但是?難地說道:“按規定晚上除了我們誰也不能留。。。”。“是啊,規矩可嚴格呢,副經理以下都不能留” ,劉肇生怕她們不信似的,憨憨地補充。

“別啊”青衣姑娘皺眉道,“外面可熱呢”。阮晨劉肇一輩子沒和女孩正經說過話,何況是這?美麗的姑娘。看到她們一皺眉,他們象作錯事似的拼命道歉。四個人就這?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起天來。原來兩個姑娘一個叫小白,一個叫小青。他們越談越高興,阮晨劉肇索性領兩個姑娘參觀起商城來,小白小青看他們隨便拿鑰匙開這個門弄那個按鈕,時時發出“啊啊”的敬仰的驚歎,令兩個鄉村小地方來的小夥子更是連北都找不著,更加得意地眩耀。

他們來到家具部,劉肇指著嶄新的展品道:“這是桌子,新的,這是椅子,新的,這是席夢思,新的”。他原本笨嘴笨舌,這就是他能想出的全部介紹詞。“席夢思是什?,看上去象個大床嘛”,小青跳著躺上去,舒服地在上面頓了幾下。阮晨走上去,道:“這本來就是床。。。”,他的話忽然斷了,原來發現自己的手不知什?時候被小青柔嫩的玉手輕輕握住。“那床是幹什?的呢?”小青柔媚地問道。阮晨口幹舌燥,雖然大廳裏依舊涼爽,但是汗水沿額頭流下,騰地一下,一股黑色的火焰在小腹點燃,迅速蔓延,血液不由自主地向一個器官湧去,薄薄的制服短褲下一個巨大的圓柱體的輪廓頓時顯現。

阮晨?自己的失態羞愧難當,更怕小青姑娘惱火自己的龌龊心思。不料小青星眸迷離,忽然坐起,柔軟溫濕的嘴唇親吻了上來。黑色的火焰轟地一下向四下爆炸,阮晨的大腦意識被徹底點燃。下一件他意識到的事情就是自己爬在小青身上倒在席夢思上拼命親吻。“天哪,這?美麗的城市女孩。。。”意識深處傳來自己的驚歎,同時阮晨的手不停頓地開始解小青的鈕扣。大概是夏天的緣故,小青上身只穿了薄薄的一件粗布青衣,裏面竟然是真空,解開身前一排鈕扣,把衣服往兩邊一扒,小青發育良好的晶瑩的乳房和整個光滑雪白的肚子就全部裸露。阮晨瘋狂似的趴著吸允著小青粉紅的柔軟的乳頭,鼻子深深埋進兩團雪白的嫩肉,弄得小青呻吟不已。他緊接著幾乎是雙手顫抖著輕輕一拉,解開小青粗布褲子的褲帶,把她寬鬆的褲子輕鬆地退過膝蓋、腳踝,遠遠扔出去,順便還退下小青光腳穿著的布鞋。這下小青從腰部以下一絲不挂,光著屁股,而上身也只是袒胸露乳地大敞著隨便挂著件粗布小衣。阮晨叉著腿跨著小青站在席夢思上,迅速地脫光子自己的衣服褲子和鞋子襪子,露出巨大粗熱、靜脈曲張的肉棒,前端紅亮的龜頭象獨眼怪物一樣微微滲透著透明的粘液。當他甩開球鞋露出捂了一整天的臭腳的時候,連他自己都聞到自己大腳上的臭味,但是小青卻毫不嫌棄,不但沒有怪他,反而溫柔地半坐起來,赤裸著身體替她把襪子脫掉。小青撫摸他全是黑毛的粗壯的小腿和光腳,還躺下把他的光腳放在自己雪白柔軟的乳房上揉搓,有的時候臭味太大,她也會可愛地皺皺鼻子笑著表示氣味沖鼻。阮晨站在席夢思上,光腳把可愛的美麗姑娘裸體踏在下面,滿是腳汗的腳心感受著少女酥嫩的象麵團一樣光滑綿軟的乳房,性欲高漲。

他伏下身子壓上小青的裸體,享受著少女心甘情願給自己當肉墊的快感,把粗大的陰莖對準小青的陰道,開始刺入她的身體。他感覺自己象個威風凜凜的武士,光著屁股以自己粗硬的肉槍在攻佔一個雪白柔軟不設防的美麗城市。肉棒進入城門,滑入軟綿綿緊緊裹著陰莖的城門洞,忽然遇到一層薄薄的障礙。身體下面不知羞恥地光著身子的美麗少女感受到下身陰道裏傳來的疼痛,開始皺眉呼痛。阮晨平時跟女孩說話,對方稍微一瞪眼就手足無措,但是現在他裸體放肆地壓在少女溫暖香滑的胴體上,生理反應使得他變成了暴君。他不顧女孩皺眉抗議,肆意地拿自己肮髒的陰莖搗進美麗姑娘聖潔的陰道,一路上以破壞?樂,以汙辱對方?滿足。騰的一下,巨大的龜頭突破了光著身子女孩陰道裏的處女膜,在她痛苦的掙紮裏,阮晨肆意放縱,陰莖在她的陰道裏上下左右亂攪,初經人事的女孩陰道何等敏感,下身傳來的刺痛和刺激弄得她光著屁股在男人身體下面毫無尊嚴地哇哇亂叫。阮晨暴虐地汙辱著聰明美麗的裸體女孩,嫌她太吵,毫無同情心地隨便抓起自己的臭襪子堵住她美麗的嘴巴。這下小青喊不出來,大廳裏回響著她嗚嗚的壓抑的悶哼。阮晨今天不知道?什?這?兇猛,他?起小青的光腿架在自己肩膀上,繼續發瘋似的拿陰莖一下下猛搗這個絕色美人的陰道,根本不考慮對方身體是否舒服、心裏是否願意。小青大概怎?也沒想到性交原來要以這樣屈辱的姿勢光著被人壓著捅下身,兩只白玉般無瑕的美足在阮晨肩頭亂舞,嘴裏塞著臭襪子卻喊不出聲,無可奈何地被男人汙辱著。

旁邊的劉肇和小白則在地毯上擺開戰場,兩人都脫得精光赤裸,高雅文靜地小白屈辱地象狗一樣爬在地上,平時見到女孩就結巴的劉肇像是換了一個人,瘋狂地從後面那陰莖捅著她的陰道,一面捏著高傲女孩雪白的屁股,甚至摳她的腳心,弄得小白一會斯斯吸氣,一會啊啊大叫。?了嫌吵,劉肇索性把自己扒下來的臭內褲塞在小白的嘴裏,然後繼續以陰莖肆虐,毫無隱恻之心地任她“呼呼”象母豬一樣沒有風度地亂哼。

終于,阮晨和劉肇幾乎同時,渾身哆嗦著繃緊肌肉死死頂住女孩的屁股,在清純少女的肚皮裏射出濃稠滾燙得精液,弄得兩個姑娘光著屁股長長地悶哼不已。然後兩個美麗的少女一絲不挂,一個叼著臭襪子,一個噙著臭內褲,軟綿綿地四肢大攤分別倒在席夢思上和地上,在性交高潮的余韻裏動彈不得。

交配過後慢慢恢複過來,兩個裸體的姑娘笑嘻嘻爬起來親熱地摟著阮晨和劉肇,阮晨劉肇也?自己剛才超人的表現驕傲不已,以功臣自居似的四仰八叉地躺著,任兩個裸露著雪白身體的絕色美女舔弄自己的身體、臭腳、甚至剛射精的陰莖。兩個女孩好奇似的把玩著射精後疲軟的陰莖,把包皮翻開仔細近距離看著、聞著,拿纖纖手指弄著龜頭上的絲絲粘液,最後用舌頭溫柔地把龜頭和翻開的包皮舔乾淨,舒服得阮晨和劉肇腳趾一會繃緊一會大叉,躺著直哼哼。

小青小白然後光屁股光腳在商場大廳裏亂逛。她們拿起化妝品的樣品,對著鏡子頑皮地化妝。雖然她們手腳生疏,顯然是第一次用這?現代的化妝用具,但是卻實在是審美的天才。沒有化妝的她們清純可愛,打底、描眉、上影、塗唇之後,則在明如白晝的燈光下顯得妖媚萬分。阮晨劉肇看著她們纖細苗條的赤裸的脊梁和雪白的屁股、修長的裸腿和光腳,不禁再次沖動,撲上去把兩個柔美的女孩抱在懷裏一陣亂親,然後壓在地上象動物一樣交配,把她們再次幹得四腳朝天,嬌喘連連。

性交之後,兩個美女還對樂器部門特別有興趣。她們雖然明顯地沒有學習過這些新式的樂器,但是都極有天分,自己撥弄幾下就很快能玩的不錯。這一夜,小白小青光著屁股彈琴吹奏,她們奏的曲子都很古色古香,和浮躁的流行音樂完全不同,非常好聽。小白還輕聲曼唱:

郎如黃梅天,一日十八變
妾既嫁與郎,敢不隨郎轉

小青則低聲吟唱道:

妾貌妾自信,郎心郎自知
今日妾貌美,不是試心時

歌詞古雅風流,曲調哀婉流傳。阮晨劉肇雖然只是鄉村初中胡亂畢業的文化水平,對美人赤裸著白玉樣的身體唱的內容半懂不懂,但是還是聽此仙樂,陶醉得幾乎癡了,這是他們平時看花花公子、漫畫武打書、好來塢打鬥片從來沒有達到過的境界。

此後,兩個姑娘時常晚上來找阮晨劉肇玩耍,玩的當然是哼哼唧唧的遊戲。她們頗?神出鬼沒,阮晨劉肇對她們如何能從鎖著的門窗進來完全不能理解。如果不來,阮晨劉肇就坐臥不安,整夜失眠。有時候,阮晨翹首以盼,一個人在大廳巡視的時候,會忽然發現櫃檯間有兩只雪白的美足在空中亂舞,轉過去才發現是劉肇已經在扛著小白或者小青的光腿,在地上肆意用肮髒酸臭的陰莖汙辱著光著屁股的美麗姑娘的陰道或者肛門,兩具裸體互相壓著蠕動著交配。而另一個美女必在附近,阮晨就會捉迷藏似的把已經脫的光溜溜的姑娘找到,振起男人的雄風,以各種方式汙辱她的陰道、肛門甚至嘴巴,使這個聰明博學文雅高貴的姑娘一絲不挂地臣服在自己的胯下。他從一個見了女孩就臉紅的大男孩迅速成長?真正的男人,對女人的身體內外的結構和生理變化了如指掌。他經常變著花樣讓小青小白欲生欲死,風度掃地,心甘情願地當牛作馬,在他變換體位姿勢或者工具的時候,就會笑著說這就叫“一日十八變”。身體下精赤裸體的美麗姑娘雖然微微責怪他亵渎高雅古典的詩句,卻自身難保,只能皺著眉在男人胯下無助地扭動著雪白的胴體,滿臉沱紅,大汗淋漓,哼哼著表示害羞和抗議。劉肇則每次那陰莖搗著胯下的赤身裸體的小白小青的時候,會嘲弄地說這就叫“今日妾貌美”,惹來身下蠕動著雪白柔軟身體的美人嬌羞的不同意。他們性交的場合遍及商城大廳的每個櫃檯,男?所,女?所,地下室裏堆滿亂七八糟雜貨的塵土厚厚的倉庫,甚至大廳外面星空下空蕩蕩的停車場。

這一天,天台商城裏來個邋蹋的道士,自稱是玉峰山神龍觀虎頭道人,說是要來除妖降魔。經理大皺眉頭,指揮阮晨劉肇把他攆出去。道人卻在無人之處正告兩人,說他們臉上滿是妖氣,恐怕有妖精要不良于他們。阮晨劉肇自然當他說瘋話,而且恨他說小白小青的壞話,一改平時良善的做法,把虎頭道士遠遠踢出去,看他狼狽地一個嘴啃泥摔在泥坑裏,才罵聲活該,轉身回商城。

這夜,小白小青沒有來,而且一連幾天都沒來,急得阮晨劉肇團團亂轉,晚上睡不好,白天沒精神。這一夜,小白小青還沒來。阮劉兩人等到深夜,連日的困乏終于使他們勉強睡去。中夜,阮晨忽然奇怪地醒來。他有預感似的走出值班室,驚喜地發現小白小青正光著屁股,在化妝品部的櫃檯上各自在一張大紙似的東西上畫著什?。他連忙叫起劉肇,兩人悄悄地從後面接近,想給兩個美人一個驚喜。走近了才毛骨聳然地發現,小白小青塗抹的竟然是兩張人皮!人皮不知是從什?人身上剝下來的,栩栩如生,只見小白小青輕笑一聲,披上人皮,滿意地原地赤裸著身體轉了一圈,不是她們是誰!可怕的心情下,阮晨劉肇無心欣賞小白小青赤裸的美麗身軀和隱隱約約的陰毛,她們的笑聲在靜悄悄燈光昏暗的大廳裏也顯得格外猙獰,不用說,這是兩個披著人皮青面獠牙的厲鬼,在人間尋找獵物。

第二天一早,阮劉二人班也不上,就跌跌撞撞地奔出去,好容易在菜場裏發現了正被人猛打的虎頭道人。他們掏出全部的錢替虎頭道人還了帳,在無人處跪下懇求救命。虎頭道人含笑答應。

當夜,小白小青再度憑空出現。她們媚笑著象阮晨劉肇打招呼,得來的卻是面如土色的牙齒打架聲。衛生紙櫃檯後,蹦出埋伏已久的虎頭道人,他深知妖怪法力強大,渾身纏滿衛生巾、衛生棉,還塗滿了痔瘡膏一類的藥品防身,一出手就是強力的伏魔貼。只見他高呼:“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著!”一張金黃的大力金剛符向兩個妖怪打去。太上老君乃春秋時代的神仙李耳。李耳法力極高,連孔聖人見了一面後都佩服不已自歎不如,他的律令即使是最強大的厲鬼也根本不能抵抗。金剛符乃法力高明的道士求神求來,上面滿圖了亂七八糟的天書,凡人看不懂,不過據說修行真正厲害的人能知道這些神仙文字。金剛符非常難求,虎頭道人雖然看不懂天書,但是一出手就是這個,而且使用方法正確,可想他的修行也是非常高明的。

不料小青輕輕接過金剛符,一點事也沒有。她轉頭問小白道:“姐姐,這個人把看門李大爺寫的‘禁止隨地吐痰’的告示扔過來幹什??”。虎頭道人大驚,知道遇上了空前厲害的妖怪。他緊接著使出看家本領,橫七豎八祭出各種法符,不料被小白小青統統輕鬆收過,嘴裏還不停地說:“這是一張‘隨地大小便者是王八’,這是一張‘請節約用水’,餵,這個道士是看門李大爺的親戚嘛,怎?這?多他寫的討厭的告示;唔,這是一張‘請勿亂丟垃圾’,你知道不許亂丟垃圾還亂扔這些廢紙幹什??”

虎頭道人幾乎暈倒,眼睜睜看著小白玉指點上自己的腦門,居然躲避不開,眼前一黑,終于徹底昏過去。阮晨劉肇看到大法師居然被妖怪打敗,覺得自己凶多吉少,索性堂堂正正站出去,冷冷地看著兩個一絲不挂的光屁股美女。

小白歎到:“看來你們是知道了”。小青道:“和你們交朋友這?久,分手在際,讓你們看看我們的本來面目吧”。兩個姑娘說著真地掀開披著的人皮,在目瞪口呆的阮晨劉肇面前露出真面目。阮劉兩人看得瞠目結舌。小白小青的真面目竟然比她們的假面還要美麗萬分。如果說以前的小白小青是人間絕色的話,那?真正的她們的美貌只能用神仙仙子來形容,這樣完美柔和美麗的容貌和體型,酥嫩如雪的乳房,纖細的腰肢,濃密健康的陰毛,修長筆直的玉腿,苗條的玉踝和光足,不是凡人能夠想象。小白告訴二人,自己和小青是色界天仙,?了升級?上仙,選修了男女情色這門課。此番到人間來和阮劉二人纏綿,是?了實際研究男人的身體結構和生理需要,研究男女之情感和色欲的關係。現在基本已經完成了作業,就要回色界去,今夜其實本來是來道別的。

阮晨劉肇被仙子美麗的臉龐和身體炫得神魂顛倒。這一夜,四人即將永遠分別,互訴相思。兩個健康的男孩一次次把粗熱的陰莖硬邦邦地刺入美麗得不可想像的仙子的陰道和肛門,把她們柔軟如無骨的光滑雪白的身體壓在胯下任意折磨汙辱,把精液灌滿她們的肚子和嘴巴。兩個仙子也放下高傲的架子,心甘情願地服侍著兩個淳樸的農家少年,身體順從地被擺成各種姿勢,任他們的陰莖、手指、甚至腳趾探索自己身子內外的每一個角落。她們光腿揮舞,光腳亂踢,長髮亂擺,混身顫抖,在男人汗津津的裸體下光著屁股嗚哇亂叫,達到高潮,粘稠的透明體液在陰道裏不由自主的分泌,沾的滿屁股都是。

淩晨,在一團耀眼的強光中,仙子們冉冉而去,留下怅然若失的阮晨劉肇,無奈地在人間苦苦思念。

虎頭道人第二天被人在垃圾箱裏發現,自然被連踢帶踹地攆走。經此一場,雖然被捉弄得夠嗆,卻長了見識,所以他也很高興。他勸阮晨劉肇兩人不要再相思,忘掉不可能得到的仙子,繼續正常生活。然而問世間,情?何物,男孩本來就是最笨的一種動物,阮晨劉肇能否揮動慧劍斬斷情絲,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国产午夜精品视频免费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