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陈法拉育成计划

精彩内容:

一、禁室中的相

  四周都是暗啞的牆壁。只有我獨自一人待在這灰暗的密室之中。在這不見天日的暗室之中我一直漫無目的地坐著、待著。

  我叫阿業,是一名二十出頭的少年綯綻網绲,榐槁榓榚但之前由于某些商業原因而令我不得與城中某暴發戶打對頭,結果搿撤摘摳,榡榠榙榛我就當然不得善終啦:那暴發戶最後把我抓了回來,把我囚禁在這地牢中慢慢折磨我。

  我本以爲我將會只得孤獨一人在此終其一生塽墉塵壽,遰遯適遭沒想到地牢的大門卻在此時突然打開:只見兩名身材魁梧的大漢扶著一名失去意識的妙齡女子走了進來,隨意地把那女子柔軟的軀體攤在地上獌瑳瑱瑭,嵾嶍嶀嶈然後便一言不發地離開了。趁他們離開之後,我好奇地上前去一睹那女子的廬山真面目。我本來只以爲她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子,沒想到卻竟是全港男性的性幻想對象--陳法拉!

  陳法拉有著一張清純的臉,後面留著一把烏黑色的秀髮,還紮成了一道可愛的馬尾。她穿著一件紅色的恤衫,但這薄薄的衣物絲毫無法掩飾到她姣好的身材,其藏在恤衫下的豐滿乳房隨著呼吸微微顫動,足以勾起每一名男性的遐想。加上她下半身的那條緊身的牛仔褲,使她陰唇的形狀在我面前若隱若現。

  所謂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女方貞操必定失。哈哈,今次我豈會不得米?

  我已失去了理性,我的腦子中只余下法拉全身赤裸地騎在我身上主動繡y的樣子;我的褲裆馬上撐成了帳篷。我見到她睡得那幺甜的樣子,再次確認她短時間內不會醒來之後,便開始把手放到她鼓脹的乳頭上愛撫。

  我輕輕地嚥下口水,伸出抖震的雙手輕輕地握著陳法拉的奶子,緩緩地撫摸著。雖然手和胸部之間隔著一層襯衫,但我依然稍爲感覺到陳法拉乳房驚人的柔軟度。陳法拉的乳房出奇地豐滿和富有彈性,在我的愛撫下,她的巨乳變得越來越挺拔。

  「啊……啊……」看來陳法拉的乳房是她身體最敏感的部位;挺挺的乳房配上白?的肌膚,我真的愛不釋手,每次用力的搾,都有非常的手感,我甚至把我的面貼在她胸上摩擦,即使是被下了迷藥的陳法拉也不禁在睡夢中呻吟起來。我的手慢慢下滑向陳法拉圓圓鼓鼓的翹臀,我隔著褲子在她的臀部揉捏撫摸,我感覺她的臉兒更加紅得發燙,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我繼續上下其手,正當我脫掉了陳法拉的褲子準備正式姦淫她時,我發現陳法拉身上迷藥的效力開始逐漸消退;沒法子了,我只好暫時先放下我的色心,我稍稍扶起沈睡中的陳法拉,讓她輕輕地依在我肩膀上;她那柔軟的髮絲、髮端上的陣陣香氣、身體的溫熱感和她甜美的樣貌,全都在我一人的懷中、讓我一人獨享著。

  當然啦,我也很想馬上在這裏強姦陳法拉,讓她一直成爲我的性奴;可是,既然上天給我一個能夠在一個不見天日的密室中與陳法拉朝夕相對、單獨相處的機會,我又爲甚幺不慢慢去追求她,令她愛上性愛,自願地成爲我的性奴呢?

  「咦……這裏是甚幺地方……?」當陳法拉醒來時,發現自己竟然依在一個陌生男子的肩膀上,顯得十分害羞,面脥居然紅起來了。

  「我是一名暴發戶的仇家,他爲了折磨我,于是便把我監禁在此;我想,那暴發戶大概是垂涎你的美色才抓你回來吧……」陳法拉,沒想到這女孩卻是這般純情呢,我心想。

  「是嗎……」陳法拉輕輕地歎了一口氣,「那幺,恐怕我們也要在這密室相處一段長時間了,還望你多多包容。如果你不嫌棄的話,你可以直呼我法拉的……」法拉轉頭過來對我微笑,其酒窩若隱若現,真令天下男人都有沖勁想把她推倒在地上去跟她好好大戰五、六回合!

  于是,我就以爲了在密室中保持體溫溫暖爲藉口,跟法拉依偎在一起,一邊跟她聊天,一邊享受著她身上的陣陣體溫。跟美女一起的時間果然過得特別快,數小時後,法拉突然站起來,緩緩步向牆角,然後慢慢地蹲下來。我看得出,法拉大概是想去小便了吧。不知是出于理性,還是出于色心,我終于鼓起勇氣跟她說:「法拉……由于我們身在密室中,外面的人是不會定時爲我們送來水和食物的,因此……」

  冰雪聰明的法拉大概已經明白我想說的事了。沒錯,爲了保留珍貴的水份,身在密室中的我們須用杯子裝載著尿液,以備口渴時補充身體水份……
我走到密室中的另一角中,拿起那個我已習慣使用的空水杯。「畢竟女性小便時都是難以保持平衡時,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爲你在小便時固定著杯子的……」我再次鼓起勇氣對法拉說。

  話雖這幺說,但法拉是畢竟一個連依在一個陌生男子肩膀也會害羞得面紅的純情女孩,更別說要她在一名剛剛認識的男子的面前暴露自己的下體、甚至要在那人面前小便了。

  可是,法拉心中卻也明白,如果我們不珍惜每一分水分的話,我們最後也會在此密室中雙雙渴死的;同時,要是我不幫她扶著杯子的話,大概會因難以平衡身體而會令一半以上的尿液因誤落在地上而浪費掉了。

  「那幺好吧,阿業,麻煩你了……」法拉的內心掙紮了一回,結果也決定慢慢地蹲了下來,在我這位血氣方剛的陌生男子前面脫下褲子,露出白色純棉的小內褲;很薄,很小;但由于法拉的臀部又圓又大,所以內褲深深地勒在那一小片神秘的地方,鼓鼓的陰阜位于中央,兩邊已有細細的絨毛不老實地鑽了出來。

  「嘩……法拉……你好美……」畢竟我也只是一名好色的普通男子,如今全港男性的性幻想對象要在我面前脫下褲子、然後小便,我當然再也難以忍受我的興奮了,只能道出一句句讚歎的說話。

  法拉沒有猶疑、也沒有理會我的讚美,她繼續脫下身上唯一代表貞潔的最後防線--她的內褲。不是因爲氣溫太熱還是因爲她的興奮所致,她的內褲已變成濕淋淋的一片了。「不好意思,我的內褲都被汗水沾濕了,但是我這個姿勢很難把它給脫去;阿業,你可以幫我脫掉內褲嗎?」法拉語氣平淡地說著,彷彿不把異性爲她脫內褲一事當成一回事似的。

  既然法拉這樣邀請我,我也沒法子了。我把手伸到法拉的陰蒂之下,我一邊輕輕愛撫著法拉的陰戶,一邊用手指勾住法拉內褲的邊緣把它脫了下來,一直脫到法拉的腳踝處,這時的法拉已沒有退縮、也沒有理會脫下來的內褲,她轉身過來,把那漂亮迷人的小穴對著我。

  那是一幅令人難以忘懷的美麗圖畫。

  我把臉頰輕輕貼近法拉的陰戶。只見法拉陰阜上長著烏黑而又柔軟的稀疏曲毛,被我呼出的熱氣吹得像平原上的小草,歪向一旁。「阿業啊∼你不要把臉靠得那幺近啊……我會感到癢的……」法拉的臉上開始出現陣陣紅暈,根據我行走多年的江湖經驗,我開始懷疑法拉事先已被那暴發戶灌下了催情春藥……但我依然面不改容、一本正經地把杯子置在法拉的陰唇底下;同時,我的內心卻正在等待春藥的發作。

  數秒鍾後,法拉已習慣了在我面前暴露自己的下陰;法拉拱得高高的大陰唇隨著大腿的撐開,被帶得向兩邊半張,露出鮮豔奪目的兩片小陰唇;只見一滴滴略帶微黃的尿液從法拉的陰唇緩緩射出;而我則繼續趁機欣賞著法拉動人的下陰:法拉的陰蒂特別不同,頭部大得連四周的管狀嫩皮也包不住,像一個小龜頭般向外凸出,玲玲珑珑得像一顆紅豆,在我眼前綻放……

  「阿業啦∼你不要這樣看著我啦∼我會害羞的∼」當我正陶醉地欣賞著法拉的陰戶時,法拉卻用一把嬌媚的聲音說著說話,同時淡黃的尿液卻仍毫不間斷地從陰唇中流出。隨著法拉的尿液滴答滴答地流入杯子,我的手掌也漸漸感受得到流進杯子內的法拉的尿液的溫度。法拉的臉色開始變得更紅,她的口中也只余下毫無意義的「啊啊」的呻吟聲。

  當杯子半滿時,法拉停下來了,她把食指輕輕地放到自己的陰唇前面,稍稍用力按摩著自己的陰戶。看來她是想要擦乾下體的尿液呢。

  「法拉,由于我們要節省紙巾,不如讓我幫你舔乾下體吧。」我仍然裝出一副君子的模樣,一見法拉小便完,便馬上想上前以舔乾下體爲名,但實際上趁機去幫法拉口交。

  「好吧,謝謝你啊,阿業。」真不知法拉究竟是天性純真、還是受了春藥的影響,她竟然毫不猶疑地就接受了異性爲她舔下體的要求。沒法子了啦,既然連法拉都想我爲她服務的吧,我就只有稍稍給她一點快慰啦。剛開始時,我輕吻著法拉的陰唇,用我的舌頭分開那捲曲的陰毛,頂開那厚厚的陰唇,我把法拉的陰唇仔細舔一遍,法拉開始慢慢分泌起淫水。

  我繼續用舌頭輕輕舔著法拉那粉紅的陰蒂,法拉的玉體輕輕抖動,那顆小紅豆早已勃得發硬,整個淺紅色的嫩頭全裸露在外面,閃著亮光。法拉全身滾燙,渾身不停地顫抖,口中卻再次純情地說著:「啊啊……阿業啊∼你弄得我好癢啊∼」

  當我以爲連法拉已經完全沈醉于快慰中時,誰料法拉突然後退幾步,只見法拉尴尬地說:「對不起呢……阿業……其實我仍未小便完的……」但我未能及時反應,沒想到法拉竟然直接在我的臉上開始小便。

  法拉的少女尿液徐徐流入我的口中。法拉的尿液暖暖的,也帶著淡淡的鹹味;雖然我也想要把那些尿液給吐出來,但己經開始發情法拉一直緊緊地保持蹲在我的臉上,興奮地把陰唇壓在我張開的嘴上,我的嘴裏一次又一次地被法拉的尿液所灌滿。幾分鍾後,我才勉強能把那帶著她體溫的尿液吞進體內。

  「咦……阿業……?對……對不起呢……」看來法拉暫時清醒過來了,她滿面羞椰a穿回自己的褲子,無可奈何地走回房間的一角,看起來是想要刻意迴避我的樣子。

  「法拉,其實……其實這也不是你的錯啊……」我盡量開解法拉,或部A像法拉這種純情的女生正是最令我頭痛的那種女生呢……

  只見法拉獨自瑟縮在牆角中,對我的說話不揪不採。

  難道,法拉覺得我剛才已對她起了色心,因此才刻意躲避我?沒法子了,爲了將來能夠跟她好好相處,我只好跟她認低威吧.:「其實……法拉,對不起呢……剛才我對你起了色心……我保證以後不會再犯的了……」

  終于,法拉尴尬地轉身過來看了我一眼,看來法拉真的是因爲我對她起了色心而在生氣呢。沒想到法拉竟突然伸手慢慢的脫掉了身上的小短袖,豐滿的胸部彈了出來。看來春藥的作用終于開始發作了!只見法拉滿面紅暈,儘管心中萬般不願,熾熱的身體卻不受控制,慢慢揉搓著雙乳…… [待續]
二、法拉的自慰表演

  終于銗铢铕銋,甃甂甀甄法拉尴尬地轉身過來看了我一眼,看來法拉真的是因爲我對她起了色心而在生氣呢。沒想到法拉竟突然伸手慢慢的脫掉了身上的小短袖漣滮漆漫,漪漵滫漬豐滿的胸部彈了出來。看來春藥的作用終于開始發作了!只見法拉滿面紅暈,儘管心中萬般不願頗颱飒飑,餌饷餅餂熾熱的身體卻不受控制,慢慢揉搓著雙乳。

  「阿業啊∼你不是很想享受我的肉體的嗎?求求你∼請你上前盡情地蹂躏著我吧∼」法拉很快就脫掉了自己的胸罩滹漈漘漙,裍覞觋覝同時口中卻吐著一句句露骨的說話挑逗著我。法拉的乳房已漲圓得像兩個大皮球,在我眼前晃來晃去;她的乳暈卻有著淡淡的粉紅色踅踉輔輐,瑱瑭瑤瑵看上去就如一名未經人事的處女一樣純潔,跟她绯紅的臉容和淫穢的動作成了強烈的對比。

  法拉雙手捧著自己的乳房,一邊把自己那充滿彈性的乳房搓圓按扁;一邊卻又用手指把玩著那粉紅鮮嫩的乳暈,口中「啊啊」的呻吟聲卻不曾停止過。

  我的視線一直停留在法拉的豪乳上,當法拉稍稍把手向下一移、手臂微微晃動了一下,雙乳立刻被手臂的輕輕一壓,被擠得圓圓、鼓鼓的。雖然我也想馬上上前搓揉、玩弄法拉宏偉的雙乳,可是,我心中卻在暗地盤算著,既然現在法拉已欲火中燒,她的挑逗一定會一次比一次更露骨;換言之,只要我能一直忍下去,始終不讓她得到滿足,她很快完全被性欲攻陷,屆時她就會爲了快慰而甘願地任我魚肉了。

  話雖這樣說,但法拉這時已漸漸爬到來我的面前,她伸手脫掉了我上半身的恤衫,然後主動投入我的懷抱中。法拉把豐滿的雙乳重重地壓在我身上,她白嫩幼滑的乳房緊貼著我的皮膚、法拉甚至用粉紅的乳暈不斷上下磨擦我的胸腔,只見陣陣乳香正要攻向我的鼻子。

  我胯下的肉棒也隨著法拉淫蕩的動作而逐漸長大;同時,法拉看到我稍稍露出的享受表情,也開始磨擦得更賣力了,隨著法拉乳房在我皮膚上的每一次蠕動,她的叫聲變得更銷魂、她的乳房也開始變得更硬、更大了。法拉把嘴巴放到我的耳邊,輕輕吻了我一下,然後咬著我的耳朵輕輕的細語、她從口中吐出的陣陣熱氣令我變得更加興奮:「阿業∼我知道你的心中是很渴望可以享受我的肉體的吧∼別看我是全港不少男性的性幻想對象,其實我仍是一名未經人事的處女啊∼我……我願意在此把我的處女貞操奉獻給你啊∼」

  現在我的腦中一片迷糊,一直在掙紮著應否就此放棄腦中的盤算、現在就馬上解放自己以滿足法拉。可是,法拉卻沒有等我的思考完成,她輕輕牽著我的手,把我的手拉到自己的乳頭上;看來她對性的渴求比我更大了,彷彿我只是她活生生的性玩具一樣。

  沒法子了,我下定決心、甚幺也不管了!現在對我最重要的,就只有如何配合法拉去使她得到最大的滿足!我雙手緊緊握著法拉溫熱的雙乳,實實在在的感覺到法拉的體溫就如火燒一樣不斷升高;我雙手夾著法拉的乳房左右搓弄,又用手指夾著她的乳暈,我甚至聽到我每次輕輕力地按摩著法拉的乳頭時,她也會隨著我的動作而發出規律而節奏的淫叫聲。

  法拉再次按捺不住,這次她甚至開始脫下長褲了,可愛的純白內褲再次披露在我面前,她的身體也老實地反映著她的需要:她的內褲原來已被她的淫水完全染濕、多余的淫水卻繼續源源不絕地沿著她的大脾流出。

  事實上,我眼前的這個淫娃早已用自己的淫水把內褲都濕成透明了,她黑黑的陰毛、陰毛稀少的肉縫和陰道中紅紅的嫩肉在我眼前若隱若現。法拉把脫下來的褲子丟到一角,如今她已全身赤裸、除了她陰戶上的那條內褲。法拉白皙的皮膚、尖挺的雙乳皆暴露在我的眼前,而她那條內褲卻絲毫沒有爲她遮掩到甚幺,相反的,卻是多了一份引人遐想的誘惑感。

  在我雙手的猛烈進攻之下,這時的法拉早已迷失在性慾中,結果法拉終于忍受不了,她把手放到透明的內褲中,陶醉地掏摸著自己濕潤的下體。法拉用手指往陰唇中間左右輕擠,便觸摸到早已發硬的小豆子。法拉用手指順著陰核打轉,淫水的濕滑使手指頭的活動越加順暢,手指頭藉著淫水的滋潤。法拉的理性早已被性慾所蒙蔽,她甚至無懼不慎弄穿處女膜,竟然可以毫不羞愧地在一個陌生的異性懷中自慰著。

  法拉把手指夾在陰毛稀少的陰戶中間來回摩擦,好讓自己的手指沾滿淫水,法拉然後逐漸地把半只手指插進陰道 ,一聲聲痛苦而又幸福的呻吟聲傳進我的耳朵裏;我的視線稍稍擦過法拉的下陰,只見法拉的陰唇前緩緩流出紅色的鮮血,那是法拉最重要的處女血……法拉的處女貞操在一瞬間之中已化?了烏有。

  法拉的手指很快就整根沒入自己的陰戶裏,她甚至閉上雙眼去享受下體傳來的快感。她這時又把手指拔出來,然後又再次整根沒入,法拉用手指不斷地翻動著肉壁的绉褶,旋轉、捲曲、抽插、擺動,每一次抽插都發出很大的水聲,幾乎拉出陰道的嫩皮。

  「阿業啊∼你的巨棒好大、插得我好爽喔∼」法拉扭動著身體、在說著說話的同時仍不忘抽插著自己的小穴。不過,我想都沒想過的是,身爲男性性幻想對象的法拉,卻竟然會在此時此刻把我當作性幻想對象在我面前自慰著……

  「阿業啊……我的好老公啊∼插深點……幹死我吧∼」法拉語無倫次地發出淫蕩的呻吟,同時把雙手
幾只手指同時插入自己的緊窄的陰道中撩撥,只見一道道淫水由法拉手指隙中射出。「老公啊……啊……我甘願一生當你的性奴啊……」法拉心頭一震,感覺蜜穴一陣收縮,一大股淫水徐徐噴出,接著法拉全身再度痙攣,看來已經到達了人生中第一次高潮。只見法拉整個人癱軟在地上,輕輕抽出她那插在下陰的中指,只見上面已滿布法拉的淫水和紅紅的血絲。她那中指放在自己的唇邊,伸出舌頭舔了舔,然後合上眼睛陶醉地回味中指上的味道。當法拉把手指抽回來時,她手指上的汙穢物早已被舔得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是滿手黏答反光的唾液。

  這時法拉主動爬到我的身上,脫掉我的褲子,掏出我早已腫脤得紫紅的大肉棒。「老公啊∼我好想嚐嚐你精液的味道啊∼」法拉用陶醉的眼神看著我粗大的肉棒,同時伸出纖細的玉手到我胯下,用玉手輕輕撫摸著我勃起的肉棒。

  她開始用力地套弄著我的肉棒,正當我腦中一片空白、一地一意地享受著法拉爲我打手槍時,沒想到法拉卻突然把面頰靠近過來,張開小嘴把舌頭伸進我的口內。我感覺到法拉的舌頭在我的口中忘形地探索著;當我的舌頭稍稍向前一伸,輕輕碰觸到法拉正在四處蠕動的舌頭;法拉一直用舌尖挑逗著我,我們的舌頭在彼此的口中相互纏繞,因此我也完全感受到她舌頭的溫熱和濕潤。「老公喔∼你的技巧好棒啊∼」法拉的舌頭一邊在我的口中跟我纏綿著,一邊在我的口中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聲。

  法拉開始停下了動作,只伸出舌頭然後給了我一個甜甜的微笑,示意我可以上前去盡情地吻著她。于是,我就盡管把我粗糙的舌頭伸到她的舌頭之上,盡情地用口技刺激著她舌頭上的每一個味蕾和敏感部位。我繼而把她的整條舌頭含到口中,貪婪地吸吮著法拉舌上甜香的唾液。

  突然,法拉離開了我的嘴唇,她輕輕彎下身子伏在我下身上,輕輕在我的龜頭上吻了一下,然後用濕潤的雙唇含住我的肉棒。我快要洩出的肉棒豈能再忍受到法拉濕熱的口腔,法拉暖暖的舌頭甚至一直圍繞我的龜頭打著轉,繼而再用牙齒輕輕地咬一咬我肉棒的根部。法拉一邊替我口交著,淫蕩的眼光卻一直停留在我的面上、打量著我如何被她蹂躏著。

  我享受的表情和輕輕的呻吟刺激著法拉,令她套弄得更加起勁,甚至讓我的肉棒一次一次地深入到她的喉嚨 。「法……法拉……我要射了……!」我提醒著法拉,並打算把肉棒從她的口中抽出來時,豈料法拉卻緊緊摟住我的雙胯,使勁往她臉部拉著,拼死也不讓我抽出肉棒;在我射精的一刻,她甚至刻意把舌頭壓在我的龜頭上,好讓她能嚐到我精液的味道。

  高潮過後,我把開始軟化的肉棒從法拉的口中緩緩拉出,而法拉同時卻主動張開嘴巴,正如法拉所料一樣,只見我白渎的精液遍布著法拉舌頭上的每一個味蕾,雖然口角還流出一道小小的精痕,但口腔的其他位置卻絲毫沒有沾上任何白渎液體。她才剛張開嘴巴的那一刻,我就已能嗅到她口中散發出腥臭的精味,可是法拉卻無視精液的腥味,依然保持可愛的笑容。

  法拉合起雙手伸放在胸前,頭部稍稍前傾,口中的精液便徐徐流出來,一滴一滴地落在法拉的手掌之間。不到半分鍾,法拉的手掌才聚集了半滿黏稠稠的精液。可是,或許是因爲我在這密室中太久沒嘗過快慰了,而法拉的口交正正把我壓抑多天的精液一次過誘發出來;沒想到我所噴出的精液竟然佔據了法拉的整只手掌。

  「看吧!我都說過你是忍得很辛苦吧!否則又豈會射出這幺多精液呢∼」法拉邊說邊舉起手中半滿的精液放到嘴前,吐出本來已沾粘著精液的舌頭佻皮地向我笑了一笑,向著手掌中發出惡臭的液體吐出一液液口水,然後把舌頭伸進手上的混合物中。法拉閉起雙眼,一邊享受著精液濃烈的腥臭味道,一邊用舌頭攪動著糊狀的精液,但她的面容卻絲毫沒有表現出厭惡,反而還有絲絲享受。

  一如我所料,法拉果然張開雙唇、稍稍傾斜自己的手掌,把手中的精液都倒進自己的口中。法拉把口中的精液吞下後,仍露出未滿足的表情,她打量著自己的雙手,然後伸出舌頭舔著自己手掌上殘余的精液。待她把手上的精液都舔光了時,她又轉過頭來迷惑地打量著我。想了一會,她開口道:「老公∼我知你仍未滿足的。」話雖如此,但實際上仍未滿足的卻是法拉本人……

  法拉張開嘴巴,徐徐地伸出舌頭;同時她卻用手抓著我軟掉的肉棒,放到她的口中。法拉一邊引導我去用龜頭磨擦她的舌頭,一邊發出著「啊啊」的呻吟。正正因爲她一次比一次更淫蕩露骨,我很快就再次被推到高潮了。

  法拉大概感覺得到我體溫的異常變化,她主動停下動作,然後閉上雙眼、張大嘴巴,任由我把精液顔射到她的臉上。結果,不但只是她的眼簾上、嘴巴內、頭髮上、甚至是雙乳也遍滿著我白渎的精液;法拉再次用手抹了抹臉上的精液,然後再次放入口中吸吮著。

  我看得出,法拉已經「吃」飽了,如今,她所渴求的,便是希望有根巨大的肉棒能夠抽插著她的淫穴。法拉俯下身子,用那那沾滿精液的乳頭磨擦著我的肉棒,彷彿是在逼我再次勃起,去滿足法拉無窮的性慾。

  可是,法拉的雙乳本來已是多幺的白滑,在精液的滋潤下就更是誘人,我的肉棒很快就再次回複狀態。法拉滿足地笑了一笑,然後把我的肉棒拉到她的下體,她用我的肉棒輕輕地磨擦著她那白晰嫩滑的陰唇。「啊……老公啊……請你好好地享受我吧……」法拉一邊用嬌滴滴的聲線呻吟著,同時亦慢慢地騎乘在我的身上,法拉一坐下,她的陰道就緊緊地把我的肉棒給套著了…… (待續)
叁、法拉的初次體驗

  法拉把我的肉棒拉到她的下體,[轉載] 陳法拉育成計劃[轉載] 陳法拉育成計劃伊莉討論區伊莉討論區我用肉棒輕輕地磨擦著她那白晰嫩滑的陰唇。「啊……老公啊……請你好好地享受我吧……」法拉一邊用嬌滴滴的聲線呻吟著,同時亦慢慢地騎乘在我的身上嘒嗽嘔喽,憀慁愬慇法拉一坐下,她的陰道就緊緊地把我的肉棒給套著了。

  「啊……好痛啊……老公……」法拉皺起眉頭、痛苦的淫叫著。的確樄榐槁榓,褋複裹褓雖然法拉在剛才的自慰中已弄破了自己的處女膜,但畢竟這次才是法拉第一次正式與男人性交菮蓉菬萓,蓐蓊蒶蓏因此她的小穴仍然保持緊縮柔韌;可是,我的肉棒已腫脹得青筋暴現瞅瞃睯瞍,碪碴硾碨法拉那緊窄的陰道又豈得容得下呢?

  出乎我意料地,雖然法拉口中一直喊著「痛」之類的說話,但她卻絲毫沒有想要停下來的意欲、甚至主動地擺動自己下體,使我的肉棒在她的淫穴中猛烈地攪動著。法拉不愧是「處女」,她的陰道又緊又濕的,暖暖的陰壁緊緊地包著我的肉棒,我甚至感覺到我那勃起的肉棒在法拉淫穴中的每一個動作,都好像要把她的陰道壁給撐長了一樣。

  法拉已慢慢地適應了我的肉棒,只見法拉享受著觀音座蓮的性交法,她主動地擺腰,任憑我堅硬高翹的粗大肉棒進出著自己的玉體。法拉陰道中的層層疊疊的嫩肉不斷的收縮蠕動,強力吸吮我的大肉棒;在她那嬌小的嫩穴中,我的肉棒不過是稍稍抽插著,很容易就頂到了法拉嬌嫩的子宮。

  在連連快感之中,我把頭稍稍仰高,只見法拉坐在我身上陶醉地擺動著身子以享受著我的肉棒,那是多幺迷人的風景啊:在法拉甜美的面容上,只見她臉頰發紅、輕輕皺著眉頭、小嘴微微張開,發出著溫柔的叫床聲;而她那豐滿而白皙的雙乳在我眼前上下晃動著,我甚至見到上面還沾著我之前所留下的精液。

  我沒有理會法拉怎樣服侍著我的肉棒,此刻令我所感興趣的是,卻是法拉的巨乳。我徐徐伸手去愛撫法拉那沾滿清液的乳房,我的精液摸上去黏稠稠的,與法拉白滑的乳頭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而最令我吃驚的是,法拉的乳房在我精液的滋潤之下,大小竟然已脹大了一倍。

  「啊……老公呀∼你不要只顧玩著人家的奶子啦∼」法拉見我只顧玩弄她的雙乳,于是把玉手按在自己的乳頭上,她甚至隔著我的手去搓揉自己的乳房,彷彿是想要我引起我的注意力,向我示威著一樣;突然,法拉佻皮地站起身子,把我的肉棒從肉縫中緩緩拉出來。這時,法拉雙手緊握著我那沾滿淫水的肉棒,然後再次坐到我身上,我的肉棒再度挺進法拉的陰道深處,只見法拉口中不斷發出著「啊……啊……」的慘叫。

  呵!既然法拉這幺想我把集中力放在她的下陰上,那幺我就姑且稍爲給她多一點快慰吧!我的手依然放在法拉的奶子上,輕輕地握著以作借力;同時我的下身也稍稍蠕動著,所謂抛磚引玉,我才不過只是輕輕挑逗、刺激著法拉,結果所換來的,是法拉這個淫娃更賣力的擺腰。

  隨著法拉每一次擺動著她那纖細的蛇腰,我都感覺到她的陰道都會慢慢收緊、濕潤的陰壁緊緊包裹著我的肉棒。然而,在一次一次的擺腰動作後,法拉而已不再感到滿足于如此快感,她甚至把雙手輕輕按在我的膝蓋上,然後身體貪婪地在我身上上下擺動著,好讓我的肉棒能夠抽插得更深。

  「啊……老公啊∼我……我快不行了∼」只見法拉雙眼微閉、頭後的長辮子在左右晃擺著,在身體猛烈地上下起坐的刺激下,我們很快就雙雙到達了高潮。只見法拉全身一陣震動,把一大鼓陰精打在我的肉棒上,至于我呢,由于不想法拉懷孕令我失去機會去再次姦淫她,于是,我在高潮中把肉棒從法拉的體內抽了出來,把再次一大堆黏稠的精液射到法拉白滑的肌膚上。

  法拉感到下體一陣痙攣後,無力地癱臥在地上,她心不在弦地望了望肚子上的精液,然後乏力地爬到我身上。法拉雙手放在我肩膀上,輕輕一推就把我按倒在地上,法拉溫柔地伏在我身上,臉頰緊貼著我赤裸的胸膛,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從法拉鼻腔中噴出的暖暖的氣息。

  「法拉……謝謝你……你比我想像中更性感……」我把手按在法拉的頭上,輕撫著法拉烏黑的馬尾。沒想到法拉不但床上功夫了得,還懂得在完事後向我撒嬌……陳法拉這個女子雖然淫蕩,可是我愛死了!正當我在心中暗暗讚美著法拉時,法拉竟然從口中伸出小舌、舔著我的胸膛。

  法拉用她仍然黏著濃濃精液的小舌挑逗著我,她的舌頭一直在圍繞著我的乳頭打圈著,好似想要把舌尖上的精液都給塗上我身上似的。我欣賞著法拉認真地舔著我的胸膛的樣子,心中一甜,彷彿感到法拉舌頭上的熱溫與我的體溫融成一片、二人合而爲一似的。

  法拉見我的肉棒開始再度勃起,也開始慢慢地停下動作,她改爲用雙手握緊我那重新振作的肉棒,她隨便輕輕幫我套弄了一會、確認我已再次進入能夠滿足她的狀態後,她便再次站了起來。她這次緩緩步向了牆角,隨手甩掉了纏在下陰的那條濕透的內褲。(不要問我爲甚幺到了現在才脫掉內褲……)

  只見法拉伸出左手緊緊按著牆壁、以翹起的豐滿白臀對著我,右手則放在自己的陰戶上面,一邊用手翻開自己的陰唇,向我展示著入面粉紅的嫩肉,口中不停地重覆著「老公啊……幹我……幹我……」的淫蕩字句。我毫不猶疑地走上前,把身體重重地伏在法拉身上,再度勃起的肉棒緊緊貼著法拉又圓又大的屁股。我從後抓起法拉的右腿,二話不說就把肉棒再次插入法拉體內。

  或許是因爲剛剛才大戰完一次的原故,我只感覺到法拉的陰道此刻又濕又熱的,溫度差不多是剛才的一倍! 看來法拉因剛才的一場性愛早已疲累不堪,只見她再沒有主動地擺腰或挑逗著我,反而只是無力地扒在牆上任由我姦淫著她。

  既然法拉把主導權交了給我,我當然不會令她失望啦!我把法拉柔軟的背部擁入懷中、下身一直重覆著活塞運動,我巨大的肉棒在法拉的陰道中狠狠地穿插著。只見法拉雙手重重地按在粗糙的灰色牆上,一對豐滿的奶子在胸前猛地上下晃動著、肥美的屁股輕輕地扭動著以迎合我的抽插,「啪啪」的肉體碰撞聲在封閉的密室中不停迴蕩著。

  法拉迷濛的雙眼半掩半合,雙頰暈紅如火,任由自己被陰道內瘋狂進出的巨大肉棒抽插得喘息連連。而我則從後把玩著法拉的雙乳,法拉的巨奶可謂百玩不厭,但法拉卻沒有理會我如何對待著她的雙乳,現在的她早已完全沈醉在我巨大的肉棒上:「啊……啊……老公啊……你插得我好爽喔∼」

  既然如此,那就意味著我可以對法拉的雙乳爲所欲爲了吧。我用力地搓揉著法拉的雙乳、狠狠地玩弄著她的乳房。我擦了擦自己的手掌,把剛才從法拉手上收集的精液抹到自己的中指上,然後把中指輕輕按在法拉粉紅的乳暈上,用力按摩著。

  看來我之前的推測果然沒錯,法拉的雙乳果真是她全身最敏感的部位;我才不過稍稍爲她的雙乳按摩了幾下,我已感覺到她陰道中分泌出更多淫水,只見法拉的叫床聲開始慢慢變成尖叫,她一改剛才的疲累,變成更用力的擺動細腰、甚至屁股,以換取更大的快感。

  「啊……啊……受不了∼∼老公你好棒啊∼」法拉一心一意沈淪于我的抽插中,口中只懂發出著毫無意義的叫床聲。隨著我每一下用力的插入,法拉終于失去了重心,她雙手離開了牆壁,上半身向前一傾,雙手「啪」的一聲落在地板上。只見法拉現在只用雙手支撐著身體、圓臂向後微翹,變成了她扒在地上、我從後推車的姿勢。

  我改爲用雙手抓緊法拉肥大圓潤的臀部繼續抽插著法拉,這個姿態令使我的動作變得更靈活,我只需往法拉渾圓的屁股借力,使得腰部運動變得更輕鬆,令我在法拉淫穴中抽插的速度快了一倍之多,很快就把我胯下的淫娃推至高潮。

  「啊∼∼∼!老公∼∼啊!」隨著我的肉棒每一次進出著法拉的肉體,法拉的叫床聲也因此而顫抖著。終于,法拉再也無法支持下去了,她雙手按著牆壁、無力地跪倒在牆壁前面。在高潮沖擊之下,只見法拉用雙乳抵著那粗糙灰暗的牆壁,甚至伸出舌頭舔著石磚,希望可以稍稍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沒想到法拉這樣做卻是弄巧成拙:在這個姿勢之下,我的肉棒跟法拉的陰道壁的接觸面反而因此而增加了,而且法拉以這個淫亂的姿勢挑逗著我,使我變得更加興奮,我的肉棒再度連連脹大,我才不過輕輕在法拉體內多抽插數下,我們很快就再次到達了高潮。

  我再次理智地把灼熱的肉棒從法拉陰道中抽了出來,跟剛才不同的是,今次法拉卻是全程配合著我的動作:只見法拉上半身雖已無力地扒了在地上,但她把左手按在自己翹起的渾圓屁股上,再用右手牽著我的肉棒,替我瞄準著。結果,我終于把一絲絲奶白的精液都給打在法拉雪白的臀部上。

  話雖這幺說,這已經是我今晚的第四次射精了,我所射出來的液體看起來有點點像一灘稠稠的水。同時,法拉的身體早已不聽使喚,虛弱的她連站也站不穩,就這樣一絲不挂地昏死在密室冰冷的地上。我怕她就此著涼,于是便輕輕把她扶起來,先替她替抹掉身上各處的精液,爲她穿回那窄小的胸圍、可愛的恤衫、和那濕透的內褲。我再度讓她輕輕依偎在我肩膀上,兩人一起甜甜蜜蜜地進入夢鄉,就如一對新婚之夜洞房過後的夫妻一樣。

  今天的享受就暫時到此爲止,而我也知道能夠跟法拉發生性行爲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畢竟,當她明天醒過來時,她就會變回那個清純可人的乖乖女法拉,而我的追求、育成計劃也要正式開始……